-

穆卓不為所動。

片刻後才端起手邊的熱茶淺嘗一口,眉心微蹙,到底是寺廟,粗茶而已,入不得口。

“蘇娘子又何須與本王賭氣,本王雖是王爺,可手中並無實權,又怎能乾涉你與衛肅的婚事。”穆卓終是起身,一步步向蘇錦兮靠近,“若是可以改變,本王又怎會任由自己心愛之人成為他人新婦!”

“錦兮,再給我些時日,本王向你保證,必定會救你出水火之中,讓你回到本王身邊!”

穆卓那雙鳳眸不管何時看著人都是深情款款的,這也難怪世人會被他外表矇蔽,如前世的自己。

蘇錦兮冷笑:“哪怕我已不是清白之身,信王也不絲毫不介意嗎?”

穆卓眸光一沉,怒道:“衛肅他強迫你了?”

垂眸之際,掩掉裡頭的狠意,重新換上深情模樣:“本王愛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身子,不管你變成什麼模樣,本王都不介意,隻要能讓你回到本王身邊,哪怕讓本王身敗名裂,本王也在所不惜。”

蘇錦兮真想為他鼓掌叫好。

虛偽噁心的小人!

一邊跟她說著深情款款的話,一邊又和蘇錦秀勾搭在一起。

紅翹冇有回來,衛肅也還未到,穆卓正向自己一步步逼近,蘇錦兮壓下心中的恐懼,將手伸進寬大的袖口中,那裡藏著她準備好的短刃,若是可以,她寧願與穆卓同歸於儘!

這樣,阿孃阿耶不會再有危險,他們已知二房的野心,必定不會再被矇蔽,那她重生一世也算是還了願。

“信王日後還是喚我衛家大娘子或是衛夫人的好,我想那日我在廉府校場與信王已說了清楚,既嫁給肅郎,那我便會全心全意地對他,不會做任何對不起肅郎的事。”

穆卓逼近蘇錦兮,蘇錦兮也逼近穆卓,袖口中的手死死抓住短刃把手,目光如火:“我雖是婦人,學識淺薄,可到底還是有幾分智慧在的,信王屢次三番對我糾纏不清,又說些噁心人卻自認為情深的話,不過是覺得我自小父母不在身側,心思簡單容易哄騙,覺得拿下我便拿下鎮國將軍手中的兵權。什麼情深什麼不介意,都不過是為了掩飾你利慾薰心的嘴臉。”

“京中的百姓隻知信王溫潤儒雅,低調謙虛,親和近人,卻不知這不過是你所編織的假象。野心勃勃、心狠手辣纔是真正的你。”

穆卓一怔。

他顯然冇料到蘇錦兮什麼都曉得。

既如此,他也不必再裝,咬牙切齒地道:“你曉得又如何,今日你來了此處覺得自己還能全身而退?不出兩個時辰,全京城的人都會曉得衛家大娘子不堪寂寞故意在廂房中點了迷香,引誘本王。你覺得這樣破敗不堪的你,衛肅還會不計前嫌?”

“跟著本王不比跟著衛肅好,本王本就該是九五之尊,若你聽話,帶日後本王登上寶座,或許還能封你為妃,可若你冥頑不靈,那就彆怪本王不客氣,雖蘇大將軍動手!你也曉得,如今聖人對武將可是疑心甚多。”

蘇錦兮:“卑鄙無恥小人!”

“當年明明是你母族犯了錯,聖人仁慈將你留下,還不計前嫌地封你為王,賜你封地,你無半點感恩之心,還想謀逆篡位。也難怪,有其母必有其子。”

穆卓被激怒,大步朝蘇錦兮走來,手狠狠鉗住蘇錦兮的下顎,怒目圓睜:“閉嘴!你這個賤人給我閉嘴!”

蘇錦兮是故意激怒衛肅的。

倆人現在的距離是她想要的。

找準時機,抽出利刃朝著衛肅胸口刺去,這一下她用儘全身的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