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阿孃。”

衛肅上前地向韓氏行禮,算不上有多尊敬。

韓氏對衛肅是有成見的,隻淡淡的‘嗯’了聲便不再多言。

“阿孃……文喂。”哥兒拿著勺子舀了一口鮮蝦粥,墊著腳尖努力地想要喂到阿孃嘴邊。

“大娘子,這個肉包好好吃。”雪哥兒不甘示弱地夾了個肉包放在蘇錦兮碟中,肉包可是雪哥兒的最愛。

他可是從嘴裡特意省出來給大娘子的。

疇哥兒夾了個煎餃隨即又放下。

哼!

他不過是被三弟四弟感染了而已,可不是真的想要給那女人夾菜的,給那惡毒的女人,還不如自己吃!

大大一口塞入嘴中,塞的小嘴鼓鼓囊囊的。

隻有衛文保注意到阿耶,起身行至阿耶身側,揚著腦袋問道:“阿耶用早飯了嗎?”

衛肅等著蘇錦兮請他入座一同用早飯,哪怕平日裡不曾多說一言,可今日外人在,他是可以過來做做樣子的。

蘇錦兮倒好,他扔下台階,她愣是不走。

請他入座?

便是一個眼神也冇落在自己身上!

是覺得嶽母在,有了撐腰的,自己便不會質問昨日鎮國寺內她與信王之事?!

衛肅胸口存著氣,語氣冷冷地說道:“用過了。”

衛文保:“那文保先去用了。”

衛肅臉色又黑了一度,便尋了個藉口離開。

韓氏本就不想見他,聽他說有公事處理,擺擺手說道:“公事要緊,去忙吧。”

飯畢,楊嬤嬤欲帶小郎君們離開,哥兒最近喜愛粘著阿孃,正拉著阿孃的袖子耍小性子不肯離開。

雪哥兒見弟弟賴在這裡,他也賴在這裡。

大娘子可好看了,身上還是香香的,不像阿耶,有時回來身上帶著一股臭臭的味道,熏得他直皺眉頭。

“雪哥兒,哥兒乖,待阿孃與外祖母說話後便去尋你們,先跟著嬤嬤回去可好?”蘇錦兮好脾氣地安撫道。

哥兒癟了癟嘴,不情不願地鬆開阿孃的袖子,眉眼垂著,肉眼可見的不開心。

蘇錦兮將他抱在懷裡親了親,小蘿蔔頭立馬眉開眼笑。

衛文雪眼巴巴地望著,黑溜溜的眼珠子盛滿了期待,很快又被他掩飾掉,換上平日裡的憨厚笑容,牽著弟弟轉身正欲離開。

“雪哥兒……”

衛文雪回頭見大娘子笑著衝自己招手,鬆開弟弟的手歪著腦袋好奇地靠過去,不等他開口詢問感覺麵上一暖。

衛文雪猛地睜大眼,小臉‘唰’的一下紅透。

“去吧。”

衛文雪同手同腳地離開,大腦一片空白。

直至二哥的訓斥聲傳來纔將他拉回醒神。

衛文疇:“冇出息!”

衛文雪摸著被大娘子親過的臉頰,嘴咧的老大,喜不自勝地抱著嬤嬤的腰,“嬤嬤,大娘子親文雪了……臉都是燙燙的。”

衛文疇忍不住潑冷水,“衛文雪,你已經四歲了,怎能被這點甜頭所迷惑。那個女人在你們麵前裝裝樣子,等你們徹底相信她時,就會把你們賣了!那時,你們再也見不到阿耶與哥哥們,怎麼哭都無用!”

衛文雪走到二哥跟前,歪著腦袋,眼珠子眨啊眨,一本正經地說道:“二哥,大娘子親了文雪和文,冇有親你,所以你吃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