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綠滿軒與沁雅院隻隔了一道小廊橋,原本就是四個哥兒住的院子,蘇錦兮嫁進來後瞧著他們就煩悶,便攆著去了離她最遠的西郊荒院裡。

衛肅知道後一句話都冇說,直接把書房搬到荒院裡去了。

蘇錦兮吵了鬨了幾日便也作罷。

她本身就瞧不上衛肅,離的遠遠的反倒是稱了她的心。

四個小郎君要搬回綠滿軒,楊嬤嬤便著手去收拾小郎君們的衣物用品,平日裡都是她在照顧小郎君們,冇人比她更清楚。

楊嬤嬤是打心眼裡高興,步伐都變得輕快起來。

她是理解大娘子的,一個家世容貌都上乘的姑孃家誰願意嫁給帶著四個孩子的主君,即便四個孩子隻是主君收養的。

大娘子鬨點脾氣實屬正常。

楊嬤嬤走後,蘇錦兮把哥兒放在內室的床上,仔細地蓋上被褥後方纔出來,早飯也已上桌,雪哥兒躲在大哥身後,眼珠子好奇地看看桌上的早飯,又好奇地看看出來的大娘子,小嘴癟了癟。

他也好想有阿孃抱,有阿孃疼,有阿孃餵飯……

可大哥二哥告訴過他,大娘子不是阿孃,阿孃不會打雪哥兒,大娘子會,打得可疼可疼了,雪哥兒害怕……

“過來吃早飯吧。”

蘇錦兮率先坐了下來。

衛文保領著弟弟們坐在桌子的另一角,離蘇錦兮有兩個凳子的距離,坐下後還乖巧地說了句‘多謝大娘子’。

蘇錦兮假意看不出保哥兒眼神中的不願與抗拒,笑著說了聲‘乖’。

用早飯時,三個哥兒隻扒拉著麵前的粥碗,蘇錦兮起身夾了個生煎包要放在保哥兒碗裡,他突然收了碗,語氣生硬地說道:“多謝大娘子,我隻愛喝粥。”

蘇錦兮又夾給疇哥兒,他也收起碗,“多謝大娘子,我也隻愛喝粥。”

蘇錦兮緊接著夾給雪哥兒。

雪哥兒甫要接下,就聽大哥二哥齊齊地咳嗽了聲,想到來時路上大哥與二哥對自己說的話,衛文雪忙把碗收了回去。

“大娘子,我也喝粥。”

邊說邊咽口水,甫嚥下去又有了,還順著嘴角流了出來,像極了貪吃的小饞貓。

蘇錦兮險些笑出聲來。

把生煎包放在雪哥兒麵前的碟子上,又給他夾了肉包、蝦餃這才坐回去自己吃起來。

“阿孃……嬤嬤……”

內室裡的哥兒醒了,自己從床上翻下來,鞋也未穿,邊往外走邊哭喊。

紫鵑方轉身,就見一個絳紫身影先她一步進了內室裡。

衛文保恨鐵不成鋼地瞅著三弟,語氣有些冷地小聲道:“文雪,你忘了大哥與你說的話了?”

衛文雪把和他拳頭差不多大的肉包整個塞進嘴裡,肉香瀰漫在口腔裡,他滿足的小腿都在歡快地抖動,聽見大哥的話,他頂著鼓鼓囊囊地嘴蹦出幾個字來,“可是很好吃。”

見大哥二哥還盯著自己,以為他們是不相信,重重的點頭:“是真的很好吃。”

說罷,把最後一點肉包吞入腹中。

衛文疇也跟著三弟吞嚥的動作而吞嚥,轉而看向桌上的肉包,又看向大哥,“大哥,好像真的很好吃。”

衛文保生氣地道:“吃,就曉得吃,若是肉包裡有毒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