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章

柳家家主柳成軍,滿臉猙獰的低吼道,殺伐之氣,刺骨冰寒。

鳳家所有人,此刻都害怕的顫抖起來。

鳳家嫡係二子,跪在最前麵。

老大鳳高傑,乃是鳳家的家主,鳳高陽排行第二,是鳳橙畫的生父。

此時,鳳高傑身體在劇烈顫抖著。

“柳家主,這件事跟我鳳家沒關係啊!是鳳橙畫那死丫頭的個人所為,我們根本就不知情!我們更不知道,葉星辰那個小畜生,居然還能活著回來!”

“求求你們高抬貴手,放過我鳳家老小吧。”

“放過你們?”

柳成軍冷笑一聲:“我兒柳龍,被那該死的小畜生,足足捅了五刀!誰放過他了?我女兒柳月,更是被肮臟的乞丐羞辱,如今身染多種病毒,人已經瘋了,誰又放過她了?”

“這一切,都是因為鳳橙畫那個醜陋的賤女人!”

“你們鳳家,難辭其咎!”

柳成軍冰冷說完,齊、楊、李三大家族的家主,也都憤怒的痛罵起來,他們的兒子,也在鳳儀會所被葉星辰所殺,他們的女兒,也在鳳儀會所,被肮臟的乞丐侮辱。

此時他們殺氣沖天,滿臉猙獰。

鳳家眾人都被嚇壞了。

鳳高傑咬緊嘴唇,突然怒斥身邊的二弟:“鳳高陽,看你女兒做的好事!九年前,我就應該將她趕出鳳家,徹底與她劃清關係!”

“不!九年前,我就應該親自打殺了她!”

“也免得她惹出今天這樣的滔天禍事來,害死整個鳳家!”

“她怎麼不早點死!”

鳳高傑罵完,其他鳳家之人,也都朝著鳳高陽怒罵起來。

鳳高陽低著頭,一言不發。

麵對這些指責、怒罵與詛咒,他除了緊握雙拳,什麼都做不了。

“住嘴!”

“你們這些自私自利,無情無義的**!”

鳳高陽的妻子趙潔卻忍不住了,憤怒道:“我女兒是做錯了事,但她早就付出了代價,這些年她遭受了多少折磨?多少羞辱?你們這些親人,有誰幫過她一點嗎?你們不僅不幫她,甚至還阻止我跟高陽去幫,你們算是個人嗎?”

“還有!是這些**先要侮辱我女兒的!也是他們,要滅了我們鳳家!你們不罵他們,不跟他們拚命,卻反而罵我女兒跟我丈夫,這算什麼本事!”

說完,趙潔眼睛通紅的,怒視著鳳高傑。

“那是你女兒活該!”

鳳高傑冷冷道:“誰讓她九年前,去救葉家那小畜生的?要不然我鳳家,怎麼會被周月如小姐報複,怎麼會變成這樣!”

“你女兒,她是自己找死!”

“九年前她害慘了我鳳家,九年後她又要害死我們,她就是個掃把星!不,你們一家子都是掃把星!”

“你......你!”

趙潔被氣得身體發抖,要不是她隻有十六歲的兒子鳳青書,一臉畏縮的攙扶著她,她恐怕已經氣倒下了。

“你們都給我閉嘴!”

這時,柳成軍突然爆喝:“你們這些鳳家的垃圾,不要在我麵前演戲了!無論你們怎麼演,今天鳳橙畫不把葉星辰帶來,你們都要死!”

鳳高傑身體一顫,咬牙道:“鳳高陽,還不趕緊讓你女兒把那小畜生帶來?你真要看著我鳳家血流成河,你才滿意?!”

“你的寶貝女兒是人,鳳家其他人就不是人了嗎?”

鳳高陽依舊低著頭,不發一言。

柳成軍憤怒的一腳將鳳高陽踢翻,冷冷道:“狗東西,你以為裝死就有用?我再給你十分鐘時間,十分鐘後她們不來,我就開始殺人!”

“第一個就先殺了你兒子!”

柳成軍冷冷說完,鳳家眾人的臉上,居然浮現齣戲謔神色來。

鳳高陽倒在地上,被趙潔與鳳青書攙扶起來,此時也都一臉驚恐,神色變化不定。

時間,滴答滴答的走過。

眨眼,十分鐘過去了。

“時間到!”

“給我殺!”

柳成軍冷喝一聲,頓時他身後走出一個黑衣人,粗暴的將鳳橙畫的弟弟鳳青書,從人群中拖了出來。

鳳高陽、趙潔見此,臉色瞬間慘白。

“不!不要殺我兒子!”

兩人都衝上去阻止,卻被黑衣人一腳踢飛,痛苦的倒在地上。

黑衣人一隻手拽著尖叫的鳳青書,一隻手抽出一柄砍刀,滿臉獰笑。

瞬間,一股尿騷味沖鼻而起,是鳳青書被嚇得尿了。

“爸!媽!我不想死啊!”

“姐姐,救我!”

“大伯,救我!”

鳳青書大聲哭喊著,但此時四大家族數百個黑衣人在,誰也不敢去救他。

眼看鳳青書就要死在砍刀之下,突然,門外傳來一聲驚天巨響。

砰!!

鳳家的大門猛的炸開了,一個挺拔的青年,單手托著一個沉重巨大的黑色木棺,撞開大門走了進來。

咚!!!

青年將黑色木棺丟在地上,揚起一片灰塵,讓人震撼無比。

而這托棺而來的青年,正是葉星辰。

竹葉青、唐龍與鳳橙畫,緊跟在他身後,也走進了鳳家宅院。

“爸,媽!”

“弟弟!”

鳳橙畫衝到父母麵前,滿臉都是淚水,將二人攙扶起來。

二人看著鳳橙畫,此刻都傻眼了。

“小畫?你是小畫?你的臉......怎麼回事?”鳳高陽抓著女兒的手臂,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道。

“爸,是星辰哥哥治好的我的臉!”

“我好了!我已經恢複了!”

鳳橙畫哭著說道,二人都無比震驚,扭頭看向了葉星辰。

“鳳叔叔、趙阿姨,好久不見。”

葉星辰開口道,趙潔的臉色,瞬間變得無比難看。

“混賬東西!你還回來做什麼?你害得小畫還不夠慘嗎?你害得鳳家還不夠慘嗎?非要把我們全部都害死,你才滿足嗎?”

趙潔咬牙切齒,滿臉憤怒的喊道。

她女兒這九年的悲慘遭遇,都是因為葉星辰,身為人母的趙潔,怎麼可能對葉星辰不恨?

“媽,你不要這樣說星辰哥哥,是我......”

“你給我閉嘴!”

鳳橙畫的解釋被趙潔嗬斥打斷:“小畫,我不許你再叫他星辰哥哥!因為他不配!要不是因為他,你又怎麼會被毀容?又怎麼會經曆這九年的噩夢?這九年的羞辱?”

“你本應該是鳳家金枝玉葉的大小姐!”

“他既然逃了九年,為什麼還要回來,還要來繼續連累你?!”

趙潔此時,如同一頭咆哮的母獅。

葉星辰張了張嘴,想要辯解,卻發現自己根本說不出話來,因為他確實......

欠鳳橙畫太多太多了。

“夠了!”

就在這時,柳成軍冷喝道:“葉家小畜生,冇想到你真的敢來!既然來了,那你就彆走了,乖乖的受死吧!”

“你倒是聰明,連自己的棺材都準備好了!”

“看在你這麼識相的份上,我會少折磨你一些,讓你死得痛快點!”

柳成軍冰冷說完,葉星辰忍不住笑了。

他拍了拍腳邊的黑棺,冷笑道:“老東西,這棺材是我為你們準備的!外麵還有三具,你們四大家族,今日將亡!”

“待會,我會親自把你們都裝進去,送給你們的主子周月如!”

“準備好受死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