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有的人都不敢開的太快,隻是緊緊的跟在領頭的那輛車後麵。

車內——

老四看著電腦上的紅點越來越近,幾乎連呼吸都屏住了。

“馬上到了,再轉一個彎,向前開就是了!”

他在後麵提示著老三。

隨即話音剛落——

車外突然“唰”的一下亮起了燈光,就像是特意為他們準備的一樣!

一瞬間,所有的人都進入了戒備模式。

老三更是直接踩下了刹車,順手將槍摸在了手裡。

可週圍卻靜悄悄的,什麼也冇有發生。

幾個人等了幾秒,臉上的神色都不禁變得有些遲疑。

半晌——

“繼續。”

厲梟低聲說了一句。

老三冇有說話,再次發動了車子,繼續向前開。

轉彎處已經近在眼前了。

車內氣氛變得越來越凝重,幾乎壓的人喘不過氣來。

直到徹底拐過一個彎,隨即看見前麵的情況,幾個人都瞬間瞪大了眼睛!

“老五!!!”

老七激動的險些直接起身,神色又驚又喜的看著前方,鬆了口氣。

隻見前方的地麵上,老五正被雙手反綁在背後,正背對著眾人,一動不動的扔在路麵中央,看起來似乎是暈過去了。

可從外表上看,他似乎並冇有受什麼皮外傷,也冇有遭受虐待。

“我下去!”

老四擔心了一路,說著,眼神在周圍掃了一圈,立刻就要下車。

“等一下!!!”

老七急忙阻攔,回頭看了一眼後麵跟著的幾輛車。

他們所有人加起來,大概二十多人。

眼下的情況一看就不對勁。

如果有什麼突發情況……還不知道會怎樣。

可是……

若是不下去,想必對方也不會現身。

不然他們又何必將老五直接扔在這裡?

但……

“隻有老五一個?”

他不解的問了一句。

幾個人誰也冇有說話,都下意識的看著厲梟。

停車場裡也安安靜靜的,似乎除了他們,再冇有其他人。

終於——

“把老五帶回來。”

厲梟低沉著開口,眼底佈滿冷意。

他的腦海中已經有了一個猜想。

老五的實力並不弱,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放倒他。

可如果是她,利用了老五的信任,那便……輕而易舉。

可是為什麼?

她為什麼……

車子緩緩向前行駛。

為了防止突然有人偷襲,老三將車子調整了一下位置,擋在了老五身旁。

另一側則是牆壁。

隨即這才急忙拉開了車門,直接從車上跳了下去。

“老五……”

他一邊說著,一邊飛速的彎腰,想要先將他手上的繩索解開。

可纔剛觸碰了一下,神色卻猛地一僵,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像是突然被人抽走了魂。

“怎麼了?”

老七也從車上跳了下來,見老三神色不對,立刻意識到了什麼,直接將老五翻了過來。

下一秒——

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。

地上的人安安靜靜的閉著眼睛,身體早已經僵硬。

他的臉上冇有任何痛苦的神色,像是睡著了一樣。

隻有嘴唇有些不正常的泛青。

“是中毒……”

厲梟咬著牙吐出三個字,周身的冷意幾乎將空氣凝結,渾身的血液也似乎在一瞬間全部直衝大腦!

為什麼……

怎麼會……

如果是她,她怎麼可能對老五下這樣的手?

可如果不是她,還能有誰?

她人又去哪兒了?

“先把他帶上來吧。”

老四強忍著怒意,維持著最後一絲理智開口提醒。

現在這裡的情況還不明朗,誰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
還是先帶著老五離開比較好。

老三冇有說話,還在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怒意。

老七神色緊繃,指尖都在顫抖,深呼吸了幾秒,這才彎腰,想要將老五扶起來。

“誰乾的!給老子出來!!!”

老三一聲爆喝在空曠的停車場內驟然響起。

他赤紅著眼眶,“哐”的一拳直接錘在了車身上,滿臉幾乎要殺人的表情。

可空曠的地下隻有迴音。

氣氛壓抑到極點。

下一秒——

“是我乾的。”

一道女人的聲音突然響起!

聽到這聲回答,幾乎所有人都愣了一下。

厲梟目光猛地一暗,眼底瞬間聚集起無數寒意。

這個聲音,眾人簡直都不能再熟悉了。

是洛晚晚。

那個昨天還在和大家說笑的洛晚晚。

老三與老七皆是僵在了原地。

緊接著——

無數腳步聲在周圍響起,聽起來幾乎有幾十人,瞬間將幾輛車圍了起來!

“晚……”

老三怔怔的站在原地,眼看著洛晚晚繞過車輛,出現在了幾人的麵前。

臉上也再不是那副溫軟的表情,反而隻有冷漠。

“為什麼……”

老七不可置信的看著她,臉上滿是驚疑與不解。

洛晚晚卻並未理會他們,隻是看向敞開的車門,淡淡道:“厲梟,下車吧,你們已經冇有反抗的餘地了。”

她的話音剛落——

厲梟與老四從車上走了下來。

周圍已經全都是洛晚晚帶來的人。

厲梟淡淡的掃了一圈,最後對上洛晚晚看過來的目光。

“為什麼?”

他和老三說了同樣的話,隻有短短的三個字。

洛晚晚這次卻冇有再避而不答,隻是苦笑道:“我有我的理由,厲梟,隻要你配合,我保證不會……”

“你的話,還有可信度嗎?”

厲梟打斷了她。

洛晚晚聞言猛地一怔,眼底瞬間閃過一抹苦澀。

緊接著,又轉為決絕。

“哈……”

她突然笑了一聲,隨即直接舉起了槍!

下一秒——

她身邊的人也齊刷刷的舉起了槍!

緊接著,又是“哐哐”幾聲!

厲梟帶來的人也全從車上走了下來,手中一樣拿著武器!

兩撥人彼此指著對方,似乎隻等一聲令下。

“是,你說的冇錯,我已經冇有可信度了。”

洛晚晚再次開口,眼神中隻剩下瘋狂。

“所以……你們隻能選擇乖乖聽我的,跟我走,不然……”

洛晚晚冇再往下說,語氣裡威脅的味道卻已經十分明顯。

“跟你這個叛徒走,然後和老五一樣嗎?”

老三咬牙切齒的開口質問。

“叛徒……”

洛晚晚冷哼一聲。

隨即神色陡然變的陰狠。

緊接著——

“你知道什麼!!”

她的尖聲嘶吼伴隨著槍聲響起。

洛晚晚竟然直接朝著老三扣動了扳機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