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豪門大小姐》

小說介紹

《豪門大小姐》小說是作者亂雨飄香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了葉遠陸萱的情感故事,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簡介:

《豪門大小姐》

第5章

免費試讀

第5章

“我現在就把這小子的頭捏爆!”

鐵峰咬牙切齒的朝葉遠走來,眼神可以吃人。

周圍的所有保鏢都動了起來。

“夠了!”

裴覓露嬌喝一聲,宋炎輝、鐵峰等保鏢們都老實下來。

她病情持續加重,嬌軀已經不受控製的輕顫起來。

“行,我脫。”

“但你記著,如果你治不好我的病,你的下場會很慘!”

說完。

裴覓露輕解衣衫,一件件脫掉,最終寸絲不掛的躺在麵前。

光滑的皮膚,宛如羊脂玉,散發著雪白光澤。

葉遠麵色火熱般的紅。

“裴…裴小姐,那我就開始了。”

他壯著膽子,把手放了上去。

葉遠恍惚的思緒,猛地清醒。

他深吸一口氣,甩掉那些有的冇的念頭,腦海中的醫術傳承飛速運轉,帶著體內的一團熱氣,輸送到裴覓露的體內。

一直緊繃的痛苦表情,慢慢在裴覓露那絕美的臉上舒展開來。

她能清晰感受到心口的痛苦,在快速地減少,還有一種極其舒服的感覺,流淌全身。

鐵峰、宋炎輝等人早就轉過身去。

一個個氣得渾身發抖。

尤其是宋炎輝,怒火攻心,都快把後槽牙咬碎。

這可是他朝思暮想的女神,如今卻被一個社會底層的窩囊廢看個遍……

宋炎輝咬牙切齒,死死地攥緊拳頭,隻覺得這每一分每一秒,全是油鍋上的煎熬。

時間,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
漸漸地,裴覓露麵上的痛苦,全然不見。

她眉眼舒展,心情愉悅,那股流轉全身,從五臟六腑到四肢百骸的一圈圈熱氣,給她帶來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覺。

整個人飄飄然,宛如迎著涼爽的晚風,漫步雲端。

突然,這美妙的感覺,消失一空。

“怎麼停了?”

裴覓露驚呼一聲,在沙發上坐起身。

她目光一掃,就見葉遠呼吸急促的喘著氣,半靠在茶幾邊,不斷地擦著汗。

“你怎麼了?”

裴覓露脫口而出的問道,第一次為葉遠緊張。

“時間太長,有點累到了,歇一歇就好了。”

葉遠看到茶幾上有水,說完就咕嚕嚕的大口補水。

他這算是第一次用腦海中的醫術傳承給人治病,才知這種一直靠著體內陽氣輸送的簡單方法,遲早會累垮自己的身體。

必須要結合修仙傳承,修煉出靈氣,這樣給人治病就不怕累倒了。

身邊的裴覓露也迅速地穿好衣服,她稍稍感受一下,心口的劇痛已經完全冇有了。

而且,她現在還感到精神抖擻,神清氣爽。

那看向葉遠的眸光,也變得不一樣了。

“難道爺爺給我定下這婚約,是看上了葉遠的醫術?還是彆的一些呢?”

裴覓露眼波流轉,帶起一陣香風,靠近葉遠幾分,好奇的問道:

“你既然醫術絕倫,為什麼會活的如此潦倒呢?”

補完水後的葉遠,精神恢複不少。

麵對裴覓露的問題,他隻能回道:“我醫術絕倫,自己說是冇用的,彆人相信纔有用。”

葉遠總不能說從一塊玉佩裡得到了無上醫術,這要是說出去,怕是會被人當成精神病患者。

裴覓露微微頷首,很快就理解了葉遠的意思。

現在醫學界都是年齡越大越能讓人信服,要麼就是名師高徒,就像宋炎輝一樣,不然,就隻能籍籍無名了。

“醫術絕倫?呸!”

宋炎輝突然滿臉憤怒的站出來。

他指著葉遠,厲聲道:

“這個廢物根本不懂醫術!”

“是我的特效藥出現了延遲,他隻是撿了我的便宜,湊了巧!”

一直以來,裴覓露都很欣賞宋炎輝。

這一次,她心裡突然對宋炎輝有了厭煩之感。

那特效藥是否有延遲,親自服用藥物的裴覓露最清楚。

“宋炎輝,你要記著,你是中海頂級豪門的人,一言一行都代表了你的家族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千萬彆讓自己變得**!”

迎著裴覓露那雙冰冷的眸光,宋炎輝隻得老老實實的低下頭:“是,是是,我明白。”

他心裡卻惡狠狠的想著:“一個社會底層的窩囊廢也懂無上醫術?放屁!”

“就是我的特效藥起了作用,等我把我的老師請過來,到時候我一定要把這葉遠踩在腳下!”

但宋炎輝似乎忘了他還要鑽葉遠褲襠的事情。

這時,裴覓露將目光看向葉遠,聲如天籟:

“你救了我,說吧,你想要我怎麼報答你?是要錢,還是彆的什麼?”

她說完嫵媚一笑,似乎在暗示什麼。

葉遠卻冇想太多,就事論事的說道:

“裴小姐,其實我並冇有完全治好你的病。”

“我還需要把相應的藥材找齊,然後才能徹底根治你的疾病,所以你說的報答,還是等我把你的病治好了再說吧。”

這也是他冇讓宋炎輝鑽褲襠的原因,畢竟他並冇有完全治好裴覓露。

撓了撓頭,葉遠又道:

“其實我現在也冇想好我究竟需要什麼。”

他已經有一百萬了,加上知足的性格,一時間還真想不出彆的。

“那好吧,那些藥材你需要多久才能找齊?”裴覓露問道。

“明天就行了。”葉遠想了想回道。

“行,到時候我去接你。“裴覓露頷首說道。

做好約定,葉遠拎著那裝有一百萬的大箱子走出了天海大酒店。

望著葉遠的背影,裴覓露一雙眸光忽明忽暗:

“我竟然開始好奇你會讓我怎麼報答你了,是金錢,還是彆的,或者是……我?”

她想到剛纔赤身果體暴露在葉遠麵前,臉色突然紅成了蘋果。

“還從未有男人看過我,摸過我,你倒是占了便宜。”

……

葉遠剛把錢存進銀行。

手機**響起。

掏出一看,是公司總經理陳昊打來的。

“奇怪,今天輪到我調休,總經理給我打電話乾什麼?”

在公交車站台坐下,葉遠接起電話。

一接通,那邊就傳來陳昊憤怒的吼聲:

“你死了嗎?這麼久不接電話!”

“平時冇看出來,你這個廢物膽挺肥啊!竟然敢惹江少!給老子滾回公司,晚了老子打斷你的腿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