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一早,蘇蘇把我拍醒。

「欸,你老公一直給我打電話,煩死了,你快接一下!」

我迷迷糊糊地接過,那邊的人吼了過來,聲音發顫。

「許南煙,**在哪?」

「我、我在蘇蘇的酒吧這。」

「為什麼不回家?」

他嗓音發啞,像是冇休息好。

我腦袋宕機了一下,頭暈得很。

「不要你管。」

我煩躁地掛斷電話,看到蘇蘇一臉吃瓜得看著我,衝我豎起大拇指。

「姐妹,你終於硬氣了一回!」

「......」

完了,陸堯不會報複我吧?

我渾身疲憊,顧不得那麼多,閉著眼睛繼續睡覺。

等我回家,已經是下午了。

冇想到陸堯冇陪他的白月光,居然在家裡。

他沉著臉看我,突然衝過來,一把將我按在門上。

「許南煙,你真是長本事了,一夜未歸!」

陸堯目光陰鷙地打量我,不知道在檢查什麼。

「陸總,我很累,彆打擾我休息。」

「累?我看你跟周臨聊得挺開心的啊。

怎麼,終於見著喜歡的偶像,就忘了自己是誰了?」

他說話的語氣,暗藏著一股酸味?

「我不過是想跟他合作,多說了幾句而已,你這麼在意做什麼?」

「你說呢?昨晚我兄弟把你們的照片發群裡,你知道我有多丟人嗎?」

他暴跳如雷,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。

原來是因為這個。

我就說呢,他怎麼會在意我。

「陸堯,你未免也太雙標了吧?你能帶女人回來,我跟男人聊聊天算什麼?」

「那不一樣!」他湊進一步,薄薄的煙味撲麵而來。

「許南煙我警告你,你要是敢在外麵亂來,給我戴綠帽子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。」

他眼底浮著戾氣,冰冷的氣息恨不得把人凍死。

真是個**,把我想成什麼人了?

我鬆開攥緊的手指,衝他假笑。

「你放心,我就算真要那麼做,也等你死了。」

「這樣,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用你的錢,跟彆人在一起。」

我幫他理好胸前的衣襟,拍了拍上麵的褶皺。

氣人誰不會啊?

「許南煙,你敢!」他咬牙切齒地瞪著我。

「你死個試試,看我敢不敢?」

我衝他笑了笑,溜進房裡。

門外,傳來椅子被踹開的聲音。-